本来想说人肉自己的,不过还没到那个程度。今天逛了几个博客,看到一篇比较有料的文章,内容我就不说了,看了之后突然想像对陌生人一样人肉一下自己。立刻就开始,当然是用百度和谷歌。人肉过程中发现了好些东西,是个人都害怕自己的某些隐私会暴露于公众,庆幸的是过去几年至今 在网络上我所留的信息都很小心。发散开来能搜到的关键字也就四个,没有更多的关联了,对于关键的发散线索我也做了封堵。有趣的是我看到了很多以前自己的东西,还有最近两周喊单的成绩,那东西根本不准,也没人能接受我的交易手法。而且发现自己也变了许多,用判若两人来形容也不足为过。很难想象以前自己是一个说话这么晦涩以及中二的家伙。


如今很多事都已经改变,不仅仅像是隔了一堵墙,更像是隔了几个世纪,也许是时间日复一日过得太匆匆,都没来得及关注自己的内心,突然就老了。最近也频频思考集中意识体的问题,没有人能听到这种诉说,无人能够理解,这已经不是一个人类该想的问题,对此我亦无能为力,只能去感受,我问自己:你究竟在干什么?!每天有多少分钟真正属于你自己?还是你不再接受属于你自己的时间?是什么改变了你。


已经没有人能够带我走出这个环境,这就像一个放大了的牢笼,你感觉自己走不到边界 很自由,实际上你是被严格限制的,也正是因此,我与过去产生了恍如隔世的感觉。这就像是走上了重新寻找自由的路途,真的累了吗?不是,折腾 并不是在探寻,而是在休息,该继续上路了。

在路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