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 夜 乱 梦

昨晚做了一个梦,梦很长。我知道那是自己睡得早的原因。
最近几顿多加了几口辣椒,于是肝火就上来了,开始没有注意,莫名其妙的头痛,
直到晚上我才知道——这是准备发烧了,赶忙灌凉茶,大热天的身体还惧冷,就在这模模糊糊中睡着了。

在我觉察到自己将要发烧前,还冲了冷水澡,吃饭时又喝了酒,火上浇油。
冲冷水澡已经成了习惯,天天如此,洗一两次热水还觉得身上丢了什么东西。
今早一觉醒来,头还有点痛,但已经没有发烧的征兆了,不敢怠慢自己,赶紧灌水喝,还没烧起来就好了。
想想以前刚工作时还要军训,持续七天,第二天上午就发烧了,
9月大热天中午回到宿舍裹着被子出了一场汗,下午吹哨起来集合,烧居然退了。
虽然身体还有点虚,但觉得那次很神奇!

无 法 驻 足

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最常联系的几个朋友也很少能听见他们在群里喊出来聚餐。
大家都很忙,还没成家的都相继成了房奴,我也没有主动联系过谁,真是不像话。
以前都没有房子车子的压力,天天要出来喝两杯,现在为了老婆、孩子仿佛都没了这份心情。

像我们这个年纪,上有老,下有小。就快三十而立,立德、立言、立身!
在现实生活中,即便是自己一个人也不再喜欢放肆大笑,放声歌唱;
总是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所追赶,不能停歇,无法驻足。

二 浪 企 稳

我想每个人都有周游世界的打算吧,上学时就开始计划着,等某某时候要自己一个人旅行,
真等到这个时候,却又无从谈起了。
我们无法选择,因为我们必须背上应该承担的义务和责任,不能轻易卸下。
责任是个好东西,他会使任何一个记事年龄段的人变得成熟,但与此同时也变得踌躇。

我总将毕业这几年的时间比做二浪,希望经过一段时间的企稳,能迎来真正的主升浪。

20140624_erli